Home»影集»影集專題»《Mindhunter破案神探》主要角色在第二季的轉折

《Mindhunter破案神探》主要角色在第二季的轉折

0
Shares
Pinterest Google+

Netflix犯罪影集《破案神探》,第一季描述了兩個FBI探員,霍頓跟比爾,他們到處訪問全美的連續殺人犯,試圖整理出一套犯罪心理理論,希望這套理論對未來防範犯罪行為能有所幫助,甚至剖析正在發生的謀殺案件,藉以找出抓到犯人的突破點。在第一季裡,20多歲的有著一個大學生女友的霍頓福特,與將進入中年背負一整個家庭的比爾坦區,兩人面對同一件事情時,因為不同的年齡與家庭背景,展現出截然不同的態度。而第二季,將更深入的看見這兩個角色因為工作,所引出更多內心的面向。包含,跟他們一起工作的心理學家溫蒂博士,她如何帶著特殊的人物背景,處在男性主義至上的工作環境裡。如有興趣可以加碼閱讀:《破案神探》第二季影評|燒腦結局埋下第三季伏筆, 亞特蘭大兒童謀殺案成主角!

♥電影省錢獨家方法:

霍頓福特(Holden Ford)的情緒缺乏

破案神探

在第一季尾巴跟女友分手,然後投射感情在溫蒂博士身上失敗之後,霍頓第二季恢復單身專心辦案,獨自回到他那間整理得極度簡潔、一塵不染的公寓裡。被善於玩弄人類心理的「女大生連續殺手」愛德坎培,惡意引發內心恐懼,導致恐慌症嚴重發作後,讓第二季的觀眾不斷提心吊膽著霍頓會不會突然病情發作,像是當飛機遇到亂流或是他要獨自去採訪犯人的時候。霍頓是一個善於觀察細節的角色,這個特色在第一季已經非常突出。但另一方面他卻常常顯得無法「通情達理」,他直線式的思維不會帶入太多私人情緒,因此無法理解其他人其他人容易對事情產生的情緒。在第二季裡就不斷地強調出這個角色缺乏情緒同理的特性,他無法觀察到長官謝培德(Shepard)是因為他的事情被迫退休,官場中責任的複雜牽連是超出他理解的範圍。也無法意識到,處在複雜種族背景的亞特蘭大市,你絕對不能對著一個黑人市長說,你強烈懷疑嫌疑犯是一個黑人,那對他們來說是一個種族歧視。簡單來說霍頓是一個有著極度潔癖(從他家的陳設、還有怕鞋子弄髒、怕領帶弄皺的種種鏡頭而得知),不太有情緒波動,因此有時候會無法理解他人情緒化的一個乖孩子(畢竟他連糖果是毒品的代號都不知道)。

比爾坦區(Bill Tench)的家庭危機

破案神探

比爾在第二季裡開始獨自著手追查堪薩斯州「BTK殺手」的案件,有一幕他在車子裡訪問從「BTK殺手」手中僥倖逃脫,但臉上卻中了三槍的男孩時,那一幕非常精彩。沒有驚悚的畫面剪接,但你會屏息聽著每一個細節,從他們的台詞裡你就能在腦袋浮現清晰的臨場畫面。第二季把比爾的家庭生活著重了許多,他跟太太領養的兒子布萊恩這一次涉入了嚴重的重大事件。而藉由這個事件放大了他跟妻子南西之間的縫隙,那是在第一季的聚餐餐桌上情描淡寫帶過的東西。還有他因為自己與父親的關係,導致他對布萊恩的距離感。甚至因為工作上碰到的許多事件會讓比爾聯想起布萊恩,當他不斷地聽著這些連續殺人犯小時候的故事,逐漸恐懼著布萊恩是否具有犯案的潛在危險因子。而第二季訪問的犯人,也偷偷的在影射「父親」這件事情。第一季大部分的犯人都與母親有一段惡劣關係,到第二季卻有許多人對父親是仇視的,甚至不想被提及來自父親的姓氏。還有許多來自於青少年與兒童的案件,仿佛時時刻刻提醒著比爾,他跟布萊恩之間的問題。

溫蒂卡爾(Wendy Carr)女性職場困境

破案神探

溫蒂博士,在第一季跟交往多年的女友分手之後,也恢復單身,專心投入研究工作。第二季也藉由溫蒂的視角,漸漸把女性投身在幾乎是男性的工作場合時會面臨到的問題描述出來。當「行為科學部門」三個主要的核心成員跟上司開會時,溫蒂完全感受不到自己需要到場的必要性,整個會議完全沒有任何需要跟她交辦的事項。還有新上任的行為科學主管泰德,常常動手動腳的騷擾溫蒂,甚至擅作主張的想把溫蒂跟別人送作堆,凸顯了女性在職場上的難處。而溫蒂跟新認識的女友凱,之間的相處,逼出了溫蒂不善於直接表達需求的迂迴性格,藉由她跟凱之間的價值觀對比,加深了溫蒂的立體度,讓觀眾更鮮明地看見這個角色更多的面相。也一方面,因為同性性向的身份,在面對類似犯人的時候,溫蒂更能展現出同理感進行心理分析,大大的幫助了訪問的進行了。如有興趣可以加碼閱讀:Netflix影集推薦|2019年哪些好看原創影集美劇呢?

♥懶人包系列:

Previous post

瓊恩雪諾加入漫威宇宙,《永恆族》基特哈靈頓飾演「黑騎士」!

Next post

驚奇女士, 女浩克, 月光騎士漫威影集介紹+角色能力說明!

留言區